甘孜州政协
长征时期格达活佛的部分诗歌
来源: 发布日期:2011/05/12 浏览:7685
字号: A+ A A-

长征时期格达活佛的部分诗歌

邓昌银


格达活佛,法名格桑登真·扎巴他耶。1903年诞生在四川省甘孜县生康乡白利土司辖区的德西地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7岁时被选写为甘孜县白利寺五世活佛,后移居白利寺。17岁去西藏拉萨甘丹寺学经,8年后获甘丹寺格西学位,重返故乡甘孜,继居白利寺,格达活佛自幼聪明,勤奋好学,他不仅谙熟西藏的宗教、历史、文学、艺术,而且对天文,历算、藏医学都有较深的造诣。

1936年春夏,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红二、六军团长征先后来到康北高原,两大主力会师于格达活佛的故乡甘孜县,格达活佛作为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在朱德总司令和刘伯承将军以及贺龙总指挥等红军领导的亲节教导下,在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感召下,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他逐渐认识到只在工农红军才是为各族人民谋利的军队,只有跟着共产党走,藏族人民才能获得翻身解放。因而勇敢地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从此与中国共产党的工农红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热情地宣传党和红军的革命主张和政策,积极支援红军。1936年5月,藏族历史上第一个民革命政权—中华苏维 埃博巴自治政府在甘孜县宣告成立,格达活佛以其卓越的组织才能和在藏族群众中的崇高威望而当选为自治政府副主席。

格达活佛的童年 在康藏家奴制度的黑暗和残酷,穷困潦倒的生活环境培养了他为人俭朴,公正好施、喜欢帮助穷苦群众的高尚品格,深受藏族人民群众的崇敬和爱戴,他凭藉深厚的艺术修养和丰富的生活积累,写了大量的富有民族风格的诗歌,特别是长征时期写下的一部分诗歌生动流畅、脍炙人口,成为藏族人民喜爱的艺术作品,至今尚在群众中广为流传。

中国工农红军到达甘孜后,朱德总司令专程到白利寺会访了格达活佛,鼓励他积极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为藏族人民的翻身解放多作贡献,格达活佛感动万分,为了表达心中激情,以《幸福的红太阳》为题,写下了首抒情诗。诗中把红军比喻成为民除害,使人民安乐业的红太阳:


幸福的红太阳,从雪山之颠升起来了。

痛苦的乌云,被刮到山那边去了。

不要畏惧山高,有翻山的骏马。

不要担民贫穷,解救我们的亲人来了。

高楼的影子再宽,遮不住潺潺流水。

不工畏惧敌人凶恶,有打击敌人的钢枪。

麻里扎里(地名),有丰富的粮食。

就是遭了三年饥荒,你也不必心焦。

             ——《幸福的红太阳》


1936年秋,红军离开甘孜继续北上,朱德总司专程到白利寺向格达活佛告别,同格达活佛进行了长时间谈话,送给格达活佛一副望远镜留作纪念,勉励格达活佛团结广大僧众,为巩固新生的博巴政权办实事,革命一定胜利,红军一定回来,格达活佛捧哈达,挥泪送别,怀着激情写下了几首感人的肺腑的诗篇,流传下来的有其中两首:

雅砻江水长又长,

哪有红军恩情人。

手捧哈达献亲人,

泪沾袈裟难分手。

          ——泪沾袈裟难分手

祥雪出现在天空,

红气布满了原野。

日思夜盼的及时雨,

今朝普降大地。

啊,红军!红军!

带着依依惜别的深情,

何日再回到我们身旁。

             ——送红军


红军离开甘孜后,甘孜县血雨腥风,阴霾遍地,国民党反动派和封建农奴还乡团疯狂反扑,博巴政府的成员和革命积极分子惨遭杀戮,红军离开甘孜的第二天,博巴政府的工作人员被杀者即达40余人,留下来的红军伤病员只能分散藏匿,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惨案发生后,格达活佛十分震惊,心中充满了对博巴政府成员和红军伤病员的无限同情和关心,对反动势力惨无人道的暴行无比愤慨,当格达活佛得知毛泽东同志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已经胜利到达陕北的消息后,写信给桑要寺的活佛桑根邓珠,谆谆告诫他不要辜负贺龙总指挥的期望,要全力以赴保护隐藏在贡拉森林里的红军伤病员。信中以物喻情,充满了诗情画意,表现了他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鼓励革命志士同仁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接受严酷的考验,度过难熬的严冬:

明媚的春天已经过去,盛夏的鲜花将接受暴风雨的摧残。/留下根和种,等待未来的春天—开花、结果。/娇嫩的羊羔、牛犊要保护,备足草料,越寒过冬。/当心黑夜的魔鬼,严冬的虎狼,扑来吞噬人间的一切生灵。/他们罪恶多端的劣迹,菩萨不赦,佛旨难容,/让熊熊烈火将他们焚烧,让他们吞下自种的恶果。

面对漫漫长夜,格达活佛牢记朱总司令的嘱托,必系战友,思念红军,想到在森林中艰苦奋斗的红军伤病员,心潮起伏,难于平静,在风雪变幻,群魔乱舞的严峻考验面前,信中切切希望桑根活佛转告红军伤病员,严冬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要心入宽,眼光放远,要看至未来,坚持到底,支迎接胜利的明天:

我有朱总司令临行的嘱托,你有贺总指挥辞行时留下的期望。/我们都有一颗赤诚的心,心里怀着宏伟的理想。/面对风去变幻群魔乱舞,我们心要放宽,眼光要长远,/当你看到东方万道霞光,那就是即将来临的希望。/我们都是佛门史弟,切不要辜负我人期望。

敌人的疯狂反扑使格达活佛的心情格外沉重,激愤出诗人,赋以言志,这段时间是他诗歌创作的高峰时期,也是他创作源于生活,生活提炼艺术的集中表现:

高高的山坡上啊!

开满了红艳艳的名列鲜花。

你跨上骏马,背上长枪,

从长满荆棘的小径上,

走到山那边去了。

什么时候啊!

再回我们的身边。

——盼亲人

崎岖的羊肠小道呀!

你快把路面拓宽。

让红军迈开大步,勇往直前。

愿救苦救难的英雄,

一路顺风。 

                   ——崎岖的羊肠小道

红军走了,寨子空了。

寨子空了心不焦,心焦的是红军走了。

彩云是红军的旗帜,高山是我红军的臂膀。

红军啊!你给我留下了金石玉言,

藏族人民永远在你的指引下成长…………

起来呀!赶走草原上的豺狼,羊群才能兴旺。

起来呀!赶走阿门里的坏奔波(官老爷),

人民才有吉祥。

                                   ——红军走了


1950提4月28日,甘孜县和平解放,格达活佛为了西藏广大藏族同胞早日获得翻身解放,身肩重任,冒着生命危险前往西藏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的政策和主张,行至昌都受阻,被英国特务福特茶投毒,8月22日以身殉国,终年47岁,格达活佛光辉的革命业绩和不朽诗篇永铭史册。

(甘孜县政协供稿)




地址:www.gzzzx.gov.cn 电话:0836-2837355

Copyright ©2020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

蜀ICP备2020029404号-1 技术支持:天健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