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政协
为西藏和平解放献身的甘孜格达活佛
来源: 发布日期:2011/05/12 浏览:7441
字号: A+ A A-

为西藏和平解放献身的甘孜格达活佛   

邓珠拉姆等提供资料   来作中执笔


今年内藏历七月十二日(公历为1980年8月23日),是原西军政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康定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格达活佛为西藏和平解放献身30周年的忌日。

在我们即将热烈庆祝建州30周年时,对于曾任中华苏维埃甘孜博巴政府副主席,以实际行动支援过红军;在红军离开甘孜后,又甘冒风险,掩护转移红军伤病员,抢救红军伤残战士;为和平解放西藏而英勇献身的格达活佛,特别表示深切的怀念。

(一)

格达活佛,法名格桑登真·扎巴他耶。1902年生于甘孜县白利乡德西底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七岁时被定为甘孜白利喇嘛寺活佛,后既移居甘孜白利喇嘛寺。十七岁去西藏拉萨噶丹寺学经,八年后获格西(在僧众大会中辩论佛教经籍考取的学位名号)学位,是一个格鲁巴(黄教)教派虔诚的信徒。由于他自幼曾在农民群众中生活,因而他生活俭朴,对劳动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常高尔夫球寺庙所得布施拿出来周济穷人。他又懂藏医,经常为附近贫苦农牧民看病施药,他还编写了大量本民族的锅庄歌词,其中一部份至今尚在群众中广为流传,为传播藏人民的文化作出了一定贡献。他对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压迫、剥削、歧视藏族人民,实行大汉族主义统治的法西斯行径无比愤慨,他所主持的白利喇嘛寺,经常收容有二、三十个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孤儿和被国民党反动派迫害出走的劳动人民,因而藏族人民都非常爱戴他,称他“真正是‘普渡众生’、‘慈悲为本’的活佛。

(二)

1935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震惊中外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经过藏区,国民党反动派勾结藏区的反动喇嘛和土司头人组织反动武装,企图阻挠红军北上。同时对共产党和红军大肆进行造遥诬蔑,通告群众不准卖粮食给红军,不准给红军带路、当通司(翻译),胁迫群众逃离家乡上山隐藏,妄图置红军于绝境。这时格达活佛派人探听了红军的动向,听了红军的宣传,宗教政策,尊重藏民风俗习惯,尊重宗教信仰,保护寺庆,不扰害百姓的实际行动,深为叹服,他叛定红军确实是一支能够解放劳动人民脱离苦海得到幸福的军队,是藏族人民的好朋友、大救星,因而决心靠近红军,并将自己耳闻目睹的事实,向群众广为宣传,说服群众不要听信谣言,要各自安居乐业。在他的宣传影响和带动下,不少藏族同胞消除了顾虑,纷纷返回家园。这时,格达活佛又积极屐和组织群众为红军筹备粮草,响应红军号召,反对国民党官僚军阀和反动土司头人的压迫剥削,组织藏族人民自己的人民革命政府。他受到朱德司令亲切的接见,并积极参加了中华苏维埃甘孜博巴政府的筹建工作。

1936年6月,在甘孜召开了中华苏维埃甘孜博巴政府的成立大会,朱德司令亲自参加了大会并讲了话。格达活佛在会上被子选为甘孜博巴政府副主席,也讲了话,他号召藏民团结起来搞好生产,支援红军,制止内战,一致抗日。会后,他又派遣自己寺内的喇嘛到各处向群众宣传红军和博巴政府的政策,张贴宣传告示,打听敌人消息。召回村民生产,动员群众寿备粮食支援红军。仅白利寺就支援红军粮食青稞三万多斤,豌豆四千多斤。对此,红军专门派负责干部向格达活佛表示了深切谢意。

在红军的密切接触中,格达活佛对共产党和红军的性质、钢领、前途有了进一步认识,进而受到了更为深刻的鼓舞和教育。

他把共产党和国民党、红军和中央军反复进行了对比,认识到:国民党的官吏和军队,一到藏区就是压迫剥削歧视打击藏族人民,他们的苛捐杂税和乌拉差役多如牛毛,压得藏族人民喘不过气来;而红军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上,则是严格执行民族、宗教政策,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公买公卖,不住寺庙,不住民房,不派乌拉差役,不打人,不骂人,还把藏族人民当作红军的朋友。对比之下,更加坚定了他永远相信共产党,愿意永远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心和决心。

红军决定北上抗日离开甘孜前夕,格达活佛更加积极为红军筹备粮食、帐蓬、皮火筒等物,亲自到附近一些寺庙去商量如何安置保护红军伤病员的问题。当红军离开甘孜时,朱德总司令曾亲自向格达活佛告别。对他说:我们要北上抗日去了,你们留在这里要很好地团结起来,把博巴政府办好。只要团结得好,就能够战胜一切凶恶的敌人。红军至多十年、十五年是一定要转来的。朱德司令的这番话,使格达活佛深受鼓舞,对他以后坚持斗争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他自已决心

铭记朱德司令的教导,坚持斗争,冲跋黎明前的黑暗,迎接光明温暖的春毛泽东思想天的到来。红军走了,格达活佛时常怀念共产党和红军,他把红保护寺庙的布告和文件隐藏起来,并时刻为红军顺利到达目的地而进行祈祷,还继续经常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坚定地相信并鼓励群众:红军总有重回甘孜的一天,藏族人民也总有翻身解放的一天。这就曾强了群众对红军的信赖和希望。

红军离开甘孜后第二天,甘孜喇嘛寺反动喇嘛生龙多吉一伙,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支持下,公开杀害了甘孜博巴政府的组成人员和红军伤病员四十多人,还有的被挖去双眼,有的财产被抢劫一空。格达活佛对此极为震惊,他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到甘孜寺进行劝阻,同时把没有受到伤害的红军重伤病员接到自己的喇嘛寺居住,并把轻伤病员作了转移。一些重伤病员经过格达活佛一个多月的精心调理治疗,绝大部份的伤病员得到了恢复和好转,先后有二百多名由格达活佛亲自派人安全送出藏区。

格达活佛不仅积极保护红军伤病员,而且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威胁、利诱,始终没有屈服。当国民党一个中央监察委员动员他和红军割断联系参加国民党时,遭到了他的严词拒绝。后来格达活佛为了避免国民党反动派对他的纠缠和迫害,带着甘孜博巴政府的印章、文件,到西藏拉萨避难。

在拉萨期间,格达活佛对红军仍十分怀念,他把自己珍藏的一张朱总司令的照片,供在佛堂里,经常为朱总司令念经祝福,为红军祈祷平安。并经常打听红军的胜利消息,向拉萨的友好人士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一起在拉萨住了十年,

(三)

1949年,青海、甘肃两省相继解放,消息传来,格达活佛极为高兴,当即派出代表,穿过敌人的严密封锁,从青海绕道北京,向毛主席、朱总司令汇报红军走后藏民遭受的灾难,并代表甘孜地区人民,向毛主蒿、朱总司令献旗致敬,希望早日解放康藏。当人民解放军解放康定后,格达活佛在甘孜亲自主持召开了三千多人的群众大会,欢庆解放,并派代表带上礼物和亲笔信到康定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他的代表得到苗逢澍政委要他进一步大力宣传党的政策,准备迎接解放军,并为和平解放西藏贡献力量的指示时,格达活佛积极向游击队 民进行了宣传,为大军进藏准备了很多粮食。解放军到达甘孜时,格达活佛以无比激动的心情,和当年留下的红军以及人民群众,亲自跑到十里以外的地方,热烈欢迎当年的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到来。

解放军到达后,格达活佛先后担任了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康定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等职。当僵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次会议要在北京召开时,毛主席子、朱总司令亲自发来电报,请格达活佛去北京开会,这时他多么想见到日夜想念的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啊!可是当他看到帝国主义和西藏一小撮反动份子一直阻挠西藏当局派代表去北京进行和平谈判时,心里十分气愤。他想:西藏是我们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藏族是中国境内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在伟大祖国的发展过程中,西藏各族人民同样尽了自己的一份光荣职责。但近百年来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了中国,同样也侵入了西藏地区,他们还进行了各种欺骗和挑拨。国民党反动政府对西藏各族人民,则和以前的历代封建王朝一亲友,不断先例民族压迫政策,致使西藏内部发生了分裂和不团结。而西藏地方政府中的少数顽固派,对于帝国主义的欺骗和挑拨离间,不仅没有反对,而且对伟大的祖国采取了非爱国主义的态度,这就会使用权西藏各族人民陷于被奴役和痛苦的深渊。他想到这里,决心不辞辛劳,亲自前往拉萨向西藏政府晓以大义,陈说利害,为和平解放西藏作出贡献。他向甘孜党委、政府和亲友们说:我是十分希望见到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但是目前西藏尚未获得解放,实现祖国统一的愿望还没有解决,我必须先到西藏去,向有关人士讲明共产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说服他回到祖国的怀抱,等到西藏和平解放了,我再去北京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对此,地方党委和人民解放军的首长以及他的亲友,对他去拉萨可能会遇到危险,都表示关心和耽心。但是他说:我相信西藏地方政府会深明大义的,为祖国的统一团结,为了西藏各民族的彻底解放,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1950彩缤纷年7月4日,他谢绝了各方面的劝阻,毅然离开甘孜,前往昌都。临离开甘孜前夕,甘孜及白利寺地方僧众,举行了盛大的舞会,对格达活佛表示欢送,并在沿途受到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1950年藏历七月初五(公历8月5日),在广大僧众的护送下,格达活佛安全到达昌都。

(四)

格达活佛到达昌都后,不怕旅途劳累,立即四处奔走,向昌都地方当局和各族各界人士苦口婆心地宣传讲解《共同纲领》和党的方针政策,受到了当地绝大多数上层人士和僧俗群众的热烈拥护。但这一行动也引起昌都地方当局中个别反动分子、特别是英帝国主义特务分子福特等人的恐惧,他们竭力阻扰格达活佛的正义行动,要挟昌都有关部门不给格达活佛办理去拉萨的通行证明。对此,格达活佛泰然置之,并决心打电报同拉萨当局直接进行谈判。但因当时昌都电台仍然为英帝国主义分子福特所控制、福特即利用格达活佛去电报局发电的时机,假献殷勤,在茶里放了毒药,向格达活佛下毒手,格达活佛被害死。死后因中毒全身乌黑,在昌都进行火化,这时格达活佛年仅四十八岁。毒害格达活佛的英帝国主义分子福特,在我人民解放军解放昌都时被子俘获,受到了应有的惩治。

格达活佛遇难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藏族地区,广大藏族人民听到这一不幸的消息后,悲痛万分,纷纷举行追悼会。西康省人民政府专门发布讣告,肯定了格达活佛是藏族人民中最优秀杰出的人物之一,深受广大藏胞的爱戴,他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他的死,是为了祖国统一和广大藏族人民的翻身解放而死的,是死得其所,虽死犹荣。同时他是被帝国主义分子勾结西藏反动分子残害的,这就使广大藏族同胞更清楚地认识到帝国主义分子和西藏个别坚持反动立场分子的罪恶嘴脸,进而更加坚定了藏汉民族亲密团结,誓把帝国主义势力驱出西藏的信心和决心。毛主席子还把亲笔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的锦旗,连同一百包藏茶,委派中央访问团和西南访问团直接送到格达活佛所主持的白利喇嘛寺,访问团又亲自到了格达活佛的家乡—甘孜白利乡德西底村,对他的亲属进行了亲切的慰问。这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奉命向西藏进军,并分数路渡过金沙江。金沙江以东地区的藏族人民,为了把帝国主义分子驱逐出境,实现祖国的团结和统一,继承了格达活佛的遗愿,积极支援大军解放西藏,自动组织了一万二千多头牦牛运输队,使昌者很快得到解放。这时,西藏上层集团内部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终于派出代表1951年5月23日在北京同中央代表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西藏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格达活佛离开我们已经30年了,经过三十年的革命和建设,现在西藏和甘孜藏族自治州都根本结束了人民长期遭受残酷剥削、压榨的境遇,正在朝着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奋勇前进。格达活佛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并身体力行,为祖国统一、民族团结而英勇献身的革命事迹深深刻印在祖国人民、特别是藏族人民的思想上,他不愧是藏族人民宗教界杰出的爱国人士。我们对他表示深切的怀念,祖国人民也永远怀念着他。


1980年7月

为本文提供资料的还有:于在滨、阿都泽呷等同志





地址:www.gzzzx.gov.cn 电话:0836-2837355

Copyright ©2020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

蜀ICP备2020029404号-1 技术支持:天健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