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政协
“昌都战役”——解放大陆的最后一战(节选)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4/08 浏览:9782
字号: A+ A A-

“昌都战役”——解放大陆的最后一战(节选)


八足林青


  孤注一掷——藏军的军事部署。昌都是西藏的东大门,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历次康藏纠纷中,昌都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1950年3月,十八军西藏进军,4月进驻西康重镇甘孜和巴塘,昌都又成了进军西藏和和平解放西藏的关键所在。在解放军大军压境之时,西藏噶厦政府妄图阻挡解放军于金沙江以东,藏军在昌都布下重兵,噶厦政府在昌都积极扩军备战,由14个代本,扩充到17个(实际16个),兵力共有7500人。藏军全部部署在昌都和金沙江西岸主要渡口,驻昌都藏军实际上是藏军的主力,目的是阻止解放军于金沙江以东,做出了一副与解放军决一死战之势。昌都战役事关进军西藏和和平解放西藏大计,既是军事丈,更是政治丈。党中央和中国西南局做了最大的和平努力,但西藏形势证明,不打仗,和平是没有希望的。尽管如此,爱国活佛格达还是愿意孤身入藏,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做最后努力。

    最后的努力——格达活佛入藏劝和。解放军到达甘孜后,格达活佛激动万分。5月4日,格达活佛从白利寺赶到甘孜城,连夜拜访了十八军先遣部队领导吴忠和天宝。当听到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问题的政策方针后,格达活佛当即保证,如果需要,他本人愿意去拉萨劝和。吴忠、天宝等则担心格达活佛的安全问题,几经劝阻,但格达活佛去意已决。此时,远在北京的朱总司令,给他的老朋友格达活佛发去电报,邀请他到北京参加6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朋友叙旧再去西藏。但格达活佛以西藏和平解放事业为大,说:“等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以后,我再去北京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对自己的安全问题,格达活佛说,“万一出事,也是光荣的嘛!”

   1950年7月10日,格达活佛带领少量随从,从甘孜白利寺出发,赴西藏进行劝和工作。吴忠、天宝等十八军先遣部队领导和白利寺附近僧俗群众热情为格达活佛送行。十八军军部规定,格达活佛在金沙江以东的安全由先遣部队侦察科负责。军前指派出侦察营两个排的兵力护送格达活佛西行入藏。十八军侦察科从雀儿山西麓接到格达活佛,侦察科参谋张恒心带着两个排,护送格达活佛从柯鹿洞到达金沙江边的卡松渡,格达活佛座上牛皮船渡江入藏。

    格达活佛到达昌都后,时任昌都总管拉鲁和英国特务福特害怕格达活佛入藏会引起对他们不利的政局变化,于是当即扣留了格达活佛。他们竭力阻挠格达活佛的行动,要挟昌都有关部门不给他办理去拉萨的通行证明,格达活佛入藏愿望迟迟不能成行,便立即在昌都四处奔走,向地方当局和各族各界人士宣传讲解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特别是《共同纲领》的内容,宣扬解放军的善待群众和严密纪律,受到当地绝大多数上层爱国人士和僧俗群众的欢迎。这引起了拉鲁和福特的强烈不满。

    战役导火索——格达活佛遇害。格达活佛在昌都的统战工作产生了巨大反响,引起总管拉鲁和英国特务福特的恐慌。8月13日,负责昌都电台的英国特务福特利用格达活佛急于想给拉萨当局发电报的急切心理,在让格达活佛看着他发电报之机,在格达活佛的茶杯里投毒。格达活佛喝完茶后,发生间歇性头痛腹痛,只得暂时住在福特家中。此后,福特不准随行人员接近。病情恍惚中格达活佛仍念念不忘肩负的重任,说:“我死也不悔,只求到拉萨见到达赖,使大军顺利进藏,西藏早日解放。”福特听到此话,心中更为恐惧,于8月21日借请医生前来“诊断开药”之机,再次给格达活佛服了毒药,格达活佛病情日益恶化,于8月22日在昌都圆寂,终年47岁。

    格达活佛为和平解放西藏英勇献身的噩耗从金沙江西传来,十八军军部悲痛万分。西南军政委员会组成了以王维舟副主席为主任的追悼大会筹备委员会,并责成西康省人民政府办理身后事宜,委任张国华将军代表该会致祭。1950年11月25日,中共西南局、西南军政委员会、西南军区在重庆举行隆重的追悼会,邓小平、王维舟等领导到会致哀。中共西南局机关报《新华日报》发表《西藏一定要解放——悼念格达活佛》的社论和贺龙撰写的《悼格达委员》的纪念文章。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赠挽联道:

    具无畏精神,功烈永垂民族史;

    增几多悲愤,追思应续国殇篇。

    毛泽东闻讯后,挥笔为格达活佛写下挽联:“为真理,身披袈裟入虎穴,纵出师未捷身先死,堪称高原完人;求解放,手擎巨桨渡金江,虽长使英雄泪满襟,终庆康藏新生。”毛泽东还把亲笔题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的锦旗,连同100包藏茶,委派中央访问团和西南访问团直接送到白利寺,并慰问了格达活佛的亲属。

格达活佛的遇害证明,西藏顽固派和英美分子勾结,决心作垂死挣扎。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已经关死,和平希望破灭,昌都战役箭在弦上。正如当时侦察科的干事王贵写的《西江月》所说:

    有德先尊罹难,恸悲康藏高原,乌云翻滚遮西天,何日方来晴暖?

    壮志未酬乍殒,和谈大门骤关,若欲敲得此门开,须当兵戎相见!

    以打促和——十八军的作战部署。格达活佛的遇害证明,西藏顽固派和英美分子勾结,决心作垂死挣扎。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已经关死,和平希望破灭,昌都战役箭在弦上。格达活佛的遇害,成为“昌都战役”的导火索。1950年8月25日,格达活佛遇害后的第三天,中央军委批准了昌都战役计划。8月26日西南军区正式下达《昌都战役基本命令》,制定了“正面牵制,分进合围,迂回包围”的战术,决定五路围攻昌都。8月28日军长张国华从新津出发前往甘孜指挥战斗,张国华一行于9月5日抵达甘孜,统一指挥昌都战役。9月8日,中共西藏工委在甘孜召开首次会议,主要研究实施昌都战役以及昌都解放以后的工作。会后,中共西藏工委发出了《关于解放昌都后工作要点的决定》《关于解放昌都有关政策的指示》等文件。会后在甘孜成立了中共西藏工委办公室,作为工委的办事机构,由乐于泓任主任。根据西南局的指示,张国华决定向甘孜地区四县派出军代表,徐达文为甘孜县军代表,夏仲远为德格县军代表,杨东升(藏族,红军时期参加革命)为邓柯县军代表,马扎布(蒙古族)为炉霍县军代表,军代表协助西康省康定地委工作。

    会议还决定派出“前指”司令李觉前往金沙江边调查敌情。完成调查回到甘孜后,李觉认为昌都战役应实施“口袋战”,不是“攻坚战”,更不是“开花战”,建议对昌都实施大迂回、大包抄战术,务求全歼藏军。

    此后,新中国首任驻印度大使袁仲贤到任两天后,即接见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夏格巴,明确告知其西藏当局必须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人民解放军即将向西藏进军,西藏代表团务必于9月20日前到达北京。但期限已过,直到29日,西藏代表团仍在说,还需要两三周时间他们才能对北京方面作出答复。“不打不能和,打也是为了和”,至此,昌都战役不可避免了。

    五路围攻——昌都战役正式开打。藏军在昌都一带的军事部署是以昌都为中心,企图阻止解放军于金沙江以东。9月11日十八军拟定《执行昌都战役部署的报告》。根据昌都地区的敌情和地形,决定以五十二师(欠一五六团二营)、军属炮兵营、侦察营、工兵营、五十四师炮兵连、五十三师一五七团及师属炮兵连,支司辎重团及青海骑兵支队共15000人,执行占领昌都的任务。解放军采取“南北合围,分兵出击”方略,五路围攻昌都。四川方向有两路,这是主攻部队。南路由苗丕一率领五十三师从巴塘出击,北路甘孜由五十二师吴忠率领从甘孜出击,这是主攻方向。另外三路是青海一路,由范明率领青海骑兵支队从青海出发,从玉树南下;新疆一路由李狄三率领新疆骑兵先遣队从阿里南下;云南一路十四军四十二师师长廖运周,政委张子明率领一二六团从迪庆北上。五路大军对昌都形成围攻之势,战争一触即发。“军指”设在甘孜。

    9月12日,西南军区批准了十八军对昌都战役的部署,并强调巴塘方向进攻的一五七团在宁静歼敌后应迅速向邦达、八宿方向前进,防敌由此方向突破。云南迪庆方向进军的十四军一二六团在歼盐井之敌后,应迅速渡过澜沧江,向西北方向佯动,策应十八军作战。9月13日,十八军发出了《解放昌都战役政治命令》,要求参战部队发扬吃大苦精神,完成行军作战任务,模范执行政策纪律,争取军政双胜。“命令”最后高呼:

    1.解放昌都,为西藏人民立下第一功!

    2.勇敢前进,谨慎小心,不让敌人逃跑!

    3.不怕藏军阵地突不破,就怕敌人包不住,包住敌人就有胜利

    4. 打好仗,搞好政策,争取军政双胜!

    5. 不怕山高、路远、忍饥、挨饿,战胜困难,争取胜利!

    9月23日,各参战部队分批出发,开始向邓柯德格等地集结,同时完成玉隆至德格,玉隆至邓柯两条运输线的兵站设置任务。9月30日,西南军区再一次发出昌都战役的作战指示,周恩来总理在庆祝国庆一周年大会上再次表达了中央人民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愿望,强调“人民解放军决心解放西藏,保卫我国国防,我们愿以和平方式求得实现,西藏的爱国人士对此表示欢迎,我们希望西藏当局不再延迟,好使问题得到和平解决。”就在这天,遵照党中央和西南局的指示精神,西藏工委发出关于解放昌都战役工作指示。1950年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周年暨昌都战役誓师大会在康北重镇甘孜举行。会场打出大幅标语:坚决解放昌都,为解放西藏立下第一功。张国华军长号召参战部队“渡过金沙江,解放昌都!”“为西藏人民立下第一功”。

    迂回包抄——北路部队的千里大迂回。五路大军围攻昌都,西康是主攻方向和主力部队,西康又以北线甘孜为主攻方向。北线甘孜方向又兵分三路:中路为主攻部队,从邓柯进军昌都;北路是迂回部队,从玉树南下,包抄昌都后门;南路是吸引部队。昌都战役的关键,不是打得赢,而是包得住。所以战争的关键在于迂回包抄部队能否及时到达昌都后门恩达,堵住藏军的后退之路,集中歼灭,不留后患,一战定乾坤,争取和平解放西藏。战役的目的是通过军事打击,把噶厦政府打回谈判桌上来,寻求政治解决西藏问题,避免藏军散落,进入游击模式。解放军最担心的不是藏军打,而是藏军跑。为了避免敌人发现,迂回包抄部队只能远距离奔袭迂回,从甘孜经邓柯北上玉树,再经巴塘草原(系青海玉树的“巴塘区”)南下,包抄昌都后门恩达,叫“秘密迂回”或“千里大迂回”。

    担任大迂回大包抄的一五四团,在五十二师副政委阴法唐,五十二师师参谋李明,一五四团团长郄晋武,政委杨军率领,和十八军骑兵侦察连一起,与范明队长率领的西北解放军骑兵支队在青海玉树的巴塘草原回合后,挥师南下,直奔类乌齐、恩达。迂回部队经过甲桑卡桥之战抢占甲桑卡桥,打响进军类乌齐和恩达包围战,通过知牙桥战斗打通进攻类乌齐之路,10月19日准时到达类乌齐,攻占类乌齐,终于在18日按规定时间,在藏军到达前4小时到达称为“五路口”的恩达,发动恩达包围战抢占了恩达,并占领战略要地。10月20日,154团全部到达恩达,实现了迂回千里,包围藏军的战略意图。

    强渡金沙江——解放军追击藏军。1950年10月6日,准备了大半年的昌都战役终于打响。参战部队从邓柯、岗托、竹巴龙等地渡江,昌都战役正式开始。从甘孜方向进攻的北线步兵一五四团渡过金沙江后,开始经青海玉树与五十二师侦察连和青海骑兵支队会师,经西藏囊谦向昌都后门类乌齐、恩达包围。担任正面钳制任务的左路部队,于10月7日凌晨从岗拖强渡金沙江,向昌都挺进,155团过盖曲河,进攻生达,打垮藏军第七代本;南线从巴塘方向进军的部队,十五三师一五七团迂回部队一、二营在宋瓦卡美渡江成功,正面攻击部队三营从牛古渡、竹巴龙强攻,歼敌第九代本一个甲本大部。五十三师一五七团三营于9日零时在竹巴笼渡口经过激烈战斗强渡成功,毙伤和俘虏当面藏军第九团一个连。

解放军的攻势,分为南线和北线。南线由53师157团自巴塘渡金沙江,攻歼宁静(芒康)藏军,直出邦达、八宿,切断藏军西南退路。北线是主攻方向,分了左、中、右三路:左路担任正面攻击,自岗拖抢渡金沙江;中路自邓柯渡江后首先歼灭生达地区藏军,尔后直取昌都;右路由154团和青海骑兵支队等部队组成,担任大迂回,神速直插类乌齐、恩达,切断藏军西逃拉萨之路。

    155团,156团作为主攻部队,昼夜兼程,追击南逃藏军,直扑昌都镇。156团3营于10月19日最先攻入昌都城,藏军在阿沛•阿旺晋美带领下西逃,解放军正式解放昌都,五星红旗插在了金沙江边。20日,昌都城防司令部成立。由于迂回部队切断了藏军西逃退路,藏军成为瓮中之鳖,束手就擒。

藏军起义——十八军解放昌都。南线部队157团强占竹巴笼后,于11日到达古雪(古树村),藏军第九代本格桑旺堆是德格土司后裔,藏军内部西藏人和康巴人之间有矛盾,德格•格桑旺堆和其他藏军军官之间也有矛盾。此前藏族干部平措汪杰和德格头人夏克刀登给他写过信,做政治工作。在面临军事失败和政治攻势面前,格桑旺堆主动求和,深夜拜访157团和53师师部。157团政委冉宪生热情接待求和团,并把求和请求上报西南局,立即得到回复,同意第九代本秘密起义。12日驻宁静(今芒康)的藏军第九代本正式宣布起义,格桑旺堆率领343人起义加入解放军。下午起义藏军迎接解放军进城,宁静实现和平解放。南路部队歼灭了藏军主力部队之后,昌都东南门户被打开,解放军长驱直入,没有遭到任何抵抗。

围攻昌都五路夹击合围下,新任的昌都总管阿沛与拉鲁的主张大相径庭,拉鲁倾向于进行武力抵抗,不管有没有成功的可能都要誓死抗争。阿沛属年轻贵族,属于主和派,倾向于妥协,他认为没有必要激怒解放军,拆除拉鲁修筑在山顶上的防御工事。不久,又停止招募更多的康巴民兵。

    当昌都战事陷入被动之时,阿沛向噶厦政府求救,没有得到回应,原来噶厦政府还在欢度林卡节。10月13日,昌都总管阿沛下令炸毁昌都弹药库,率两千余藏军离开昌都向西撤退,却发现他们的后路恩达一带也已经被解放军占领,他们实际已经无路可逃。这样,阿沛与藏军们退到了朱古寺。阿沛以昌都总管名义下令:派人求和。于是藏军枪上挂着哈达,举旗投降。

    10月19日,156团进驻昌都,五星红旗插上昌都城,昌都解放。10月20日,阿沛派出的两名和谈代表与解放军骑兵支队接触上了,解放军的代表来到朱古寺。经协商,21日上午,阿沛下令所有藏军共2700人全部放下武器,并交出了英籍报务员福特。两天后,十八军举行欢迎阿沛藏军起义庆祝大会,号召解放军继续前进,解放西藏。

    10月22日,解放军攻占了洛隆宗;10月27日,攻占硕般多;10月31日,解放军攻克了边坝宗,24日,昌都战役全部结束。就在昌都战役结束的第二天,数千公里之外,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了鸭绿江,另一场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也打响了。中共西南局、西南军区电令嘉奖昌都战役参战部队,称:

    庆祝你们解放昌都,类乌齐恩达宁静盐井碧土等地,歼敌4000余人,争取藏军第九代本起义的伟大胜利。尚望继续努力,团结藏族同胞,争取更大的胜利。

    昌都战役顺利结束后,时任西康藏族自治区主席的天宝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他讲道:“昌都的解放,说明中国人民解放西藏的决心。中央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朱德总司令一再表明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愿望,西藏人民和爱国人士应即刻回到祖国的大家庭,早日获得和的生活。”

    一战定乾坤——昌都战役的战果。昌都战役自10月6日发起,至24日结束,历时19天,解放军先后解放了昌都、类乌齐、恩达、宁静、盐井、碧土等城镇。共计毙、伤、俘藏军4个团的全部、3个团各一部,加上硕达洛松(即硕般多、边坝、洛隆)地区之民兵,共5700余人,其中代本以上高级军官有第三代本牟霞和噶炯娃、第八代本恰日巴、第十代本夏江苏巴以及昌都总管府颇本霍尔泰、噶仲崔科、金中和宁静宗本玛雅、波密曲宗宗本基甲、江达宗本南噶江村、军械总管理员玉噶等20余名高中级官员;俘获为昌都总管府服务的英国人福特、在九代本处的英国人布尔及印籍藏人2人;缴获俄式山炮3门、英式重机枪9挺、轻机枪48挺、其他长短枪3200余支、子弹5.8万发、电台2部、战马2000匹等物资。战斗中,大量民兵溃散,各自回乡,噶厦政府组织的“民兵”在全西藏不复存在。在昌都战役中,藏军主力已被消灭,为和平解放西藏奠定了基础。昌都战役中解放军我军伤亡114人,以较小的代价换取了最大的胜利。

    昌都战役还有一大收获,就是解放军成功俘获了涉嫌毒死格达活佛的英国特务福特,他在朱古寺投降藏军队伍里被解放军抓获。侦察科立即对福特进行审讯,科长李奋带着英语翻译刘景丰突审福特,他却一直哭哭啼啼,一言不发,于是把他带到巴塘审讯。后来福特被押往重庆关押。在重庆关押期间,福特终于供认了他在西藏进行间谍活动,并承认他唆使他人毒死格达活佛的事实。福特被判刑10年,1955年因外交原因被提前释放回国。

    解放军队被俘藏军采取宽大政策和抚慰政策,给他们看病治疗,发放路费,甚至给予骑马。把战士的钱币收集起来,发给藏军。为藏军凑得银元2万多元,马匹510多匹。向他们发放宣传品,讲解党的政策。藏军受到感化,立刻使敌人变亲人,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和政治作用,俘虏们发誓再也不当藏军了。藏兵离开时甚至和解放军依依惜别,感人至深,实属罕见。昌都百姓翘着大拇指说:解放军不但不打不杀,还发钱发物,真是“活菩萨”。

(作者为中共甘孜州委党校党史党建高级教师,教研室主任)




地址:www.gzzzx.gov.cn 电话:0836-2837355

Copyright ©2020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

蜀ICP备2020029404号-1 技术支持:天健世纪